微商梵蜜琳状告化妆品报遭败诉:确未取得生产许可证

中国经济网2021-01-27 14:48  编辑:宁静致远


日前,化妆品报报道称,于2020年8月6日立案的广东梵蜜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梵蜜琳”)状告化妆品报侵害其名誉权一案,迎来了法院的判决。2020年12月18日,化妆品报收到一份由广州互联网法院发来的民事判决书。

2020年6月22日,化妆品报发表了名为《40g面霜卖1200元/禁用词宣称,深扒白云区翻车选手梵蜜琳》的文章。梵蜜琳要求化妆品报删除文章、公开赔礼道歉,赔偿经济损失10万元,并由被告承担原告诉讼费、律师费和公证费共计1.2129万元。经审理,广州互联网法院认为,化妆品报未侵害梵蜜琳公司的名誉权,并驳回原告梵蜜琳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29元,由原告梵蜜琳公司负担。

判决书显示,本案的基础事实基于3个方面:1、梵蜜琳品牌是否宣称自己“集研发、生产、策划、销售于一体,总部位于羊城广州”;2、梵蜜琳是否为香港品牌;3、梵蜜琳是否宣称其核心成分有胎盘素。

关于第一点,梵蜜琳确为代工生产。从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备案服务平台产品名称栏目查询“梵蜜琳”,前2页结果显示均为梵蜜琳公司委托他人生产;查询“梵蜜琳贵妇膏”,结果显示为“梵蜜琳贵妇膏Ⅱ”产品为梵蜜琳公司委托他人生产。

关于第二点,面对“梵蜜琳是香港品牌”的自证,法院无法确认其真实性,这就意味着,梵蜜琳目前的证据无法自证其是香港品牌。为证明品牌的来源,梵蜜琳公司提交了《公司注册证明书》和《监制协议书》,但法院认为,《公司注册证明书》属于在香港地区形成的公文书证,应当履行相关的证明手续,不能基于当事人的自认而确定其真实性。因《公司注册证明书》的真实性不能确认,故法院无法确认《监制协议书》等材料的真实性。

第三点,梵蜜琳确实曾宣称其核心成分有胎盘素。法院经审查认为,虽然化妆品报提供的是未经保全的截图,但是中国质量万里行、人民网等网站都在发表或转载的文章中提及梵蜜琳公司有使用“胎盘素”进行宣传,能与化妆品报的截图相互印证。且比对梵蜜琳公司现有宣传页面的内容,其对“水解胎盘(羊)提取物”的介绍与对其他成分的介绍也存在明显差异,故法院认定梵蜜琳公司确有突出宣传“胎盘素”成分。

基于以上基础事实,法院认为此案的焦点是,化妆品报是否侵害了梵蜜琳公司的名誉权。法院认为:化妆品报发表的涉案文章并未侵害梵蜜琳公司的名誉权。核心理由如下:

第一,关于产品定价、产品成分宣传内容、生产许可证和品牌来源问题,化妆品报已经充分举证证明其在文章反映的问题基本真实。其中,对于生产许可证问题,梵蜜琳公司确未取得生产许可证,且化妆品报在后续的内容中也介绍了梵蜜琳公司的生产情况,不会导致受众产生梵蜜琳公司属于无证生产的误解。对于品牌来源,即便按梵蜜琳公司所称,存在香港梵蜜琳公司且香港梵蜜琳公司监制梵蜜琳公司生产产品,但是相关资料并未公开,化妆品报根据政府部门的公开资料判断梵蜜琳公司来自广州市白云区具有依据。而且,梵蜜琳公司主张香港梵蜜琳公司曾经是梵蜜琳品牌方和委托生产方,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

第二,案涉文章虽然使用了“翻车”“明星背书”“流量宠儿” “营销系”“伪‘大品牌’ ”“小镇贵妇”等表述,对梵蜜琳公司及其产品对象进行了评价,且有一定的否定、嘲讽意味,但并无谩骂、丑化等侮辱性的言论。

中国经济网记者尝试就此事致电梵蜜琳方面,但广东梵蜜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方面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经中国经济网记者查询,2020年6月22日,化妆品报发表的文章《40g面霜卖1200元/禁用词宣称,深扒白云区翻车选手梵蜜琳》全文如下:

微商梵蜜琳状告化妆品报遭败诉:确未取得生产许可证

40g面霜卖1200元/禁用词宣称,深扒白云区翻车选手“梵蜜琳”

《乘风破浪的姐姐》让一群30+的漂亮姐姐重出江湖,也把冠名商梵蜜琳品牌推上了风口浪尖。但据调查,这位号称来自中国香港的选手实际上注册于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且至今未取得化妆品生产许可证,产品大多为“代加工”。

记者浏览其天猫旗舰店发现,这款被誉为神仙膏、贵妇膏的的面霜是该店销量最高的单品,40g售价1200元,这样的定价甚至高于许多国际一线品牌面霜。神仙贵妇膏宣称,一瓶可以修复五大肌肤问题,改善痘印、细纹、松弛、暗黄、毛孔粗大,而从购买评论可以看到,部分消费者使用后皮肤出现过敏、痘痘等问题,客服以面霜营养成分高、消费者没做好清洁、产品具有排毒功效等理由回复。


那么这款宣称为“神仙膏”的面霜究竟添加了什么“神仙成分”呢?

记者从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化妆品备案信息发现:神仙贵妇膏的主要成分为水、甘油、人参提取物、水解珍珠、水解胎盘(羊)提取物、角鲨烷。其中,关于胎盘素美容、抗衰的功效早已被证明没有依据。

实际上,在胎盘提取液、胎盘素等的产品宣称上,国家并没有明文的规定。不过,监管部门对此的打击态度是明确的。2019年5月,在国家药监局集中排查清理化妆品网络销售者、化妆品电子商务平台上展示的化妆品违法宣称活动中,胎盘提取液和药妆、EGF等关键词赫然在列,一起成为被清查的对象。一位法规界人士告诉记者,尽管现在还没有明文规定,但事实上从2014年开始,监管部门就已经不允许使用胎盘提取液这种宣称了,申请的也不会获批。

记者查阅《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称目录》发现,水解胎盘(羊)提取物是允许使用的成分,但这与消费者所理解的“胎盘素”并不相同。胎盘素分为动物的胎盘素和人胎素两种,而在实际中,来自动物的胎盘素又被称为羊胎素,胎盘素则一般指代人胎素。但在梵蜜琳的宣称中,关于“胎盘素”的宣称非常显眼,不排除误导消费之嫌。


明星背书、流量宠儿、“营销系”毕业的梵蜜琳,到底是谁在买?

华丽的明星阵容让梵蜜琳着实圈了一大波儿饭圈粉。目前,梵蜜琳除了有张馨予作为品牌代言人,还有伊能静出任首席体验官,即便在平时,也有李若彤、钟丽缇、刘敏涛等知名女星为其打call。

在营销推广上,梵蜜琳更是紧跟流量阵地、刷屏招数繁多。比如,去年其就强势登陆纽约时代广场纳斯达克户外大屏,携手抖音、优酷、爱奇艺做推广,赞助《声临其境》《歌手·当打之年》《向往的生活4》等热门综艺,与《大明风华》《鹤唳华亭》等热播剧达成深度合作,可谓紧跟流量趋势,猛刷存在感。

事实上,梵蜜琳的这种玩法并不新鲜,甚至可以说是十分老套的,是本土化妆品品牌G20们玩剩下的。在消费者为中心,尤其是年轻消费者为中心的品牌营销策略下,在以内容运营为主导的媒介环境下,新媒体、社交平台分流了很大一部分品牌营销资源。因而,黄金卫视和王牌栏目的冠名等反倒被微商品牌捡漏,甚至成为其营销主阵地。近年来,从麦吉丽到姬存希再到今天的梵蜜琳无一不是如此。

这些品牌的目标消费者几乎都来自同一个人群。越来越多的微商品牌一掷千金,强势出现在消费者的视野中,而首先被明星光环和强势霸屏所吸引的人群,来自“小镇贵妇”,在三四线城市,甚至广袤的小镇市场,存在着这样一群有着巨大消费需求的“贵妇”。

据记者观察,大多数微商产品的销售是通过朋友介绍的宣传模式。微商品牌会定期在中小城市召开分享交流会,而豪华酒店、大城市来的“专业老师”以及身边创业小姐妹的励志故事都是交流会标配,一顿骚操作之下,有钱又爱美的“小镇贵妇”们开了眼,也纷纷打开钱包。

记者曾经询问一些微商产品的资深消费者:为什么不用同样的价格去买科技含量更高、品牌实力雄厚且更有品质保障的大牌呢?她们表示,微商产品熟人推荐、热情详细的售后服务以及产品“强大全面”的功效都是她们选择的重要原因。

比小镇青年更有消费力的是小镇贵妇,这一在当地堪称线下美妆KOL的人群,又有多少人研究过她们的消费痛点?热衷于赞助热门综艺和电视剧的微商品牌或许在年轻人聚集的社交平台上并不受待见,但是对于小城市的贵妇和品牌代理商来说,这恰恰是品牌发挥影响力最好的证明——让消费者心甘情愿的买单,尽管它只是营造出来的伪“大品牌”。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官方立场;转载的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对于本站的原创文章,转载时请标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