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19年社交电商企业网络舆情三大关键词

社交财经2020-01-21 11:03  编辑:许三多

盘点2019年社交电商企业网络舆情三大关键词

“2020年的大门已经打开,有的人走了进来,有的人却留在了2019。”这句话很好的形容了2019年社交电商从蓝海走向红海。面对诸多入局者,淘集集破产,拼多多亏损,以及斑马会员被传跑路以及诸多社交电商企业涉传新闻。

面对诸多问题,2019年10月,微信宣布对《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进行升级,当月28日,规范正式实行的第一天,微信公布了一批被封杀的链接名单,被封禁的内容包括:诱导下载/跳转、砍价拼团、有偿投票、各类形式的好友助力、种豆/养鸡/养宠物的养成游戏等。在经历了发展高峰期再到如今发展增速放缓,逐渐疲软的时期,越来越多的社交电商平台经不住时间的考验纷纷淘汰,也警醒了各平台去思索适合自身特点的营销模式,创新是其发展的前提。

关键词:破产

2019年12月9日,淘集集官方微博发出了一条破产公告,“很遗憾,由于资金未能如期到账,不得不宣布淘集集本轮并购重组失败,接下来公司将寻求破产清算或破产重整。”公告发出的当日,几十位商家聚集在淘集集总部所在的26层继续索要被淘集集欠下的货款。

如果说,拼多多开拓的主要是“五环外”的“下沉市场”,那么淘集集所做的就是在拼多多的基础上继续“下沉”,试图在一个更为边缘的市场,去寻找突破口。正是因为淘集集的业务与拼多多十分类似,其增长势头又十分强劲,因此很多目睹了拼多多崛起的人,都对其寄予了厚望。

靠价格优势迅速打开“下沉市场”,这是淘集集壮大的秘诀。但是为何会走向失败呢?首先,当淘集集规模迅速扩大时,其廉价的货源成了问题频出之地,这导致其后续的低价策略难以为继;其次,随着平台规模的扩大,平台的治理压力日益显现。如何处理好“价”与“质”之间的关系,是商家面临的重要问题;最后,随着客户规模的增加,如何实现盈利成为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纵观现在成功的电商平台,天猫、拼多多等,都已逐渐形成了一套较为成熟的盈利模式。反观淘集集呢?它所专注的,只是一味地通过低价策略去扩张。

虽然从法律角度看,一个公司走到死亡那一步,还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所谓“哀莫大于心死”,既然包括创始人在内的公司领导层都已决定对淘集集“放弃治疗”,那么要说这家公司已死,恐怕也不过分。

关键词:亏损

去年10月22日,多家媒体爆料,拼多多上海总部门口出现50多个商家举牌维权,矛头直指拼多多拖欠商家资金,不少商家更是喊出“拼多多,还我血汗钱”等口号。事实上,这已不是拼多多第一次因商家诉称被拖欠资金而遭遇集体维权,早在去年3月11日、6月14日,数十位商家也曾先后前往拼多多上海总部集体维权,并统一穿着印有“拼多多,欺骗消费者,还我血汗钱,非法冻结商家资金”字样的白色T恤。

面对商家集体维权,很大程度上暴露了下沉电商们烧钱多盈利难,生于拉新死于留存等致命问题。拼多多尽管有超越天猫与京东的气势,但是过去三年,拼多多累计达111亿元,且亏损幅度一直呈扩大趋势。虽然市场费用投入翻倍,但拼多多的GMV和年度活跃用户增速却呈现极速下跌姿态。

特别是去年在拼多多的Q3财报上,最为人诟病的就是百亿补贴计划。这一笔钱,与提升平台服务无关、与提升平台技术无关,单纯是“烧钱”补贴,召唤用户,而在烧钱方面,该花的钱不能省,但每一分钱也要花的得当。拼多多犹且如此,作为后起之秀的社交电商平台更应如此。

这位后起之秀就是云集,去年成功上市的云集也同样面临着不小的资金压力。云集去年5月成功上市后,当天市值曾一度超过35亿美元,而10月22日发稿前云集市值仅为11.89亿美元。此外,根据云集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云集已经连续三年给出净利润亏损的业绩,去年也没有得以好转,二季度,云集亏损8450万元。

亏损已然成为2019年社交电商普遍面临的常态,而 面对获客成本上涨、流量见底的市场,社交电商行业即将进入更为残酷的优胜劣汰时代。

关键词:涉传

2019年上半年社交电商迅速崛起,然而多级分销、拉人头等涉嫌传销的质疑从未中断,成为多方关注的焦点。据了解,目前云集、环球捕手、贝店、花生日记、达令家、大V店、万色城、甩甩宝宝、全球时刻、达人店、楚楚推、洋葱海外仓、有好东西、好衣库、闺秘mall、小黑鱼APP、素店、优可生活、红人装、未来集市等社交电商均被传出“涉嫌传销”的质疑声。

而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统计,2018年,社交电商融资总金额超200亿元。如此看来,社交电商的发展势头似乎更胜于前两年的新零售之风。但资本的涌入和行业迎来发展大潮之后,随之而来的乱象也不少,其中最严重的便是被传销的疑云一直笼罩着。

2019年3月14日,社交电商平台花生日记因传销违法行为,被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责令改正,并处罚150万元,没收违法所得7306万元,累计罚没7456万元。这也是中国社交电商领域目前最大的一笔罚单。

除此之外,思埠的创始人吴召国打造的社交电商平台——未来集市上线不久之后也遭到质疑,特别是2019年9月29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一则行政裁定书。据裁定书显示,经审查,广州未来集市公司通过设立未来集市电子商务平台,涉嫌从事传销行为,未来集市电子商务平台与上述公司开设的银行账户均为涉嫌传销资金沉淀账户。

在银行账户被冻结的消息传出后,未来集市迅速作出回应,称已经充分认识到自身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并表示,自7月中旬开始,积极联系相关政府部门,配合访谈、问询以及部分账户冻结查证等调查行动。

结束语

事实上,社交电商公司集体陷入经营和增长危机,这既有各自公司战略出现问题的原因,也绕不开整体竞争格局和经营背景的变化。

除此之外,社交电商平台之所以增长迅速,很大程度上依靠的是被外界广泛认知的“低价”策略,低价的确可以快速获得大规模的用户,实现高速增长,但它们同样有着较低的品牌忠诚度,一旦其他平台提供更为低价的商品,或对于平台信任度逐渐降低,用户会以同样的速度流失。低价往往意味着用户决策周期短,很容易造成消费浪费。再加上价格低的原因,用户对商品的期待值普遍不高,长此以往,用户对平台就容易形成只销售劣质产品的印象。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官方立场;转载的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对于本站的原创文章,转载时请标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