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健产品仍在售?转战微商!

南方周末2019-12-26 12:18  编辑:行者梦

权健事发后,传统拉人头、入会员、拿提成的传销模式有所收敛,但不少权健经销商把生意转回了更加隐秘的微信朋友圈。

在微商朋友圈,虚假宣传这一问题丝毫不减。权健负离子卫生巾,宣称能治疗男性的前列腺疾病,对女性更有“消灭厌氧菌”“活血化淤”“增强免疫力”的作用。

相比公开张贴的广告或线下集会交易活动,朋友圈广告的隐蔽性,确实让市场监管部门更难查处。

“权健事件”一周年:转战微商,“神药”仍在售

权健事发一年后,权健集团总部周围路人寥寥,这里成了流浪狗的地盘。 (南方周末记者 崔慧莹/图)

在权健集团董事长束昱辉被依法刑拘,对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罪行供认不讳时,对千亿保健市场恋恋不舍的经销商们,又把生意转回了更加隐秘的微信朋友圈,在“私域流量”继续捞金。

从2018年底权健事发至今,国内保健品行业经历了漫长的寒冬。从联合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的“百日行动”,到主管部门发布《保健食品标注警示用语指南》,再到部分地区医保定点药店下架保健食品……保健品行业感受到了暴风式监管的凛冽。

不过,权健“帝国”崩塌一周年,南方周末记者调查发现,不少权健经销商仍在网上销售权健公司的各类保健品。

此前备受质疑的灵芝孢子粉、紫草体用精油、火龙液等产品仍未绝迹,抗肿瘤、保肝、抗衰老、通经络治病等涉嫌虚假宣传的神奇功效,也依旧被“微商”们每日刷屏,在朋友圈进行推广。

转战“微商”

权健出事后,思姐的生意更好做了。

以前,她在权健公司大礼堂的正对面,经营一家卖火疗毛巾、权健资料、天津麻花的店铺,几千人来权健开会时,一家人顾店都忙不过来。直到2018年12月27日,天津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权健展开核查,“火疗一条街”的店铺都被关了。

火疗毛巾、权健文化衫砸在手里,没人要了,但因为权健一度停产配合调查,保健品供货开始紧张。“那会儿大家都缺货,别说会员折扣价,全价都抢不到。”思姐说。

身在豆张庄镇(权健总部所在地)的地理位置优势,让她更容易接触到货源,自称没参与过权健“传销”的思姐,开始在朋友圈卖起了权健产品。一台手机,上午接单,下午发货,微信支付宝转账均可。为建立信任合作,赊点账先拿产品试用都可以,房租钱也省了。

在她给南方周末记者发来的一份产品介绍及价格清单中,权健的百余款产品被分为营养保健食品、养生调理品、本草女人香系列化妆品、家庭养生护理系列日用品等六类。她自称“公司现在一直在生产产品,我代理公司发货”,权健会员可以以标价的五折拿货,满500元包邮。

南方周末记者发现,权健总部周边“火疗一条街”的多家店主,均成了思姐的竞争对手。有些原本就做权健产品的经销商继续在朋友圈卖货,甚至能给出三至四折的更大优惠。

他们在朋友圈里展示的权健产品基本相同,包括146元一盒、声称能减肥并提高免疫力的麦芽精(麦香味固体饮料);声称能治烧伤烫伤、360元两瓶的紫草体用精油;538元一盒、降“三高”的纳豆压片糖果;1068元一盒、抗肿瘤保肝解毒的灵芝孢子粉;还有宣称能预防妇科疾病的负离子卫生巾等。

“如果不是原先覆盖各地的经销商供货网络有部分地区‘断线’,还轮不上我们来卖。”思姐说,她手上有几个大客户,订单来自北京、广州甚至新疆等全国多地,很多人长期使用或服用权健的产品,现在到处找货源。

在权健的网络会员系统被封、“会销”被叫停后,传统拉人头、入会员、拿提成的传销模式有所收敛,权健疯狂扩张的保健品“帝国”,正退回微商销售模式。

产品来源成谜,虚假宣传依旧

按照思姐的说法,权健产品的销售一直没停过,只不过不再让经销商来总部开会。2019年12月10日,在被问到去哪里能买到权健产品时,权健总部的门卫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原先找谁买的产品,还可以继续去找自己的“上线”购买。

权健事发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13个部门集中开展了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的“百日行动”。在上海、山东等多省市,因业务与宣传所指不符,火疗店陆续被查封。“权健事件”联合调查组经过初步核查,确认权健部分产品涉嫌夸大宣传。但自始至终,市场监管部门鲜少宣布查封或停售权健相关产品。

“从来没说权健产品有质量问题,各大区域经销商都有存货,不让卖了那得糟蹋多少钱?”思姐说,权健出事前生产的产品,几乎在一两个月内就卖空了。

有媒体实地探访发现,权健厂区曾在2019年5月悄然恢复生产,7月25日又再次停工。有权健工作人员接受采访时表示,由于此前拖欠下游经销商产品,为履行合约供货,确实曾恢复生产。

南方周末记者发现,目前微商在朋友圈兜售的、由权健生产的所谓“新日期”产品,大多产自上述时段。以南方周末记者看到的一盒麦芽精为例,产品生产日期显示为2019年5月16日,保质期12个月。

“亲爱的家人们,最后一批绝版紫草精油(权健产),抓紧时间订购,数量有限。”微信名为“永恒奋斗”的一位微商在朋友圈里发文说。

按照微商的说法,这是权健保健品改头换面的“过渡期”,已有不少产品陆续改换品牌包装,不再出现权健字样。包括全新升级的火龙液显示为荣华康泰牌,权健牌牡蛎改为康纳牌黑金牡蛎,本草清液也变成了安美丹清(乌梅佛手果味饮品),号称“原配方、原效果”“原生产厂家现在自己生产销售”等。

但这些产品是否与权健公司相关,新品牌与原产品效果相同的说法是否属实,目前难以确认。

2019年12月19日,南方周末记者到豆张庄镇人民政府、人民法庭,武清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打听权健公司现状,工作人员均表示不了解相关情况,也不知道企业是否仍在生产或运营。

“权健事件”一周年:转战微商,“神药”仍在售

武清区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权健是否还在生产,也不清楚微商推销是否与权健有直接关联。 (南方周末记者 崔慧莹/图)

“权健事件”最能点燃公众愤怒点的是虚假宣传,在微商朋友圈,这一问题丝毫不减。权健负离子卫生巾,竟宣称能治疗男性的前列腺疾病,对女性更有“消灭厌氧菌”“活血化淤”“增强免疫力”的作用。

南方周末记者查询发现,这些产品普遍不具有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批准的保健食品“蓝帽子”标志,也就是说,微商在朋友圈宣称的保健功效没有任何依据。

央视主持人朱广权曾在节目中对这些产品给出评价,“没有最能吹,只有更能吹”。

但仍有不少消费者对权健产品的神奇功效趋之若鹜,殊不知自己花高价买来的,只是极普通的食物、饮料、糖果或日用品。

电商法出台,微商依旧难监管

权健工厂员工杨元东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已经被公司通知“放假”近一年了,每月只有1400元基本工资。据他了解,权健的生产线目前仍处于停工状态。“据说年底会给我们个说法,以后怎么办要等公司通知。”杨元东皱着眉说。

多个“权健传销手段揭秘群”的QQ群,天南地北的受害者家属们日常讨论的话题是“束昱辉什么时候被宣判”。他们愤恨权健的传销荼毒,害得很多家庭妻离子散、负债累累,他们甚至将沉迷权健保健品的家人称为“疯狗”,认为只有打倒权健才能挽救家庭。(详见南方周末2018年12月27日《千人维权,解救“疯狗”:“权健不倒,家人不会回头”》)

有网友评论,权健养活了多少人,靠的是破坏了多少家庭。2019年12月10日,“我们努力一时 她们幸福一生”的巨幅标语仍被挂在权健总部食堂的外立面上,不远处名为“权健之家”的员工宿舍外墙上,“感恩权健 感恩束总”的红旗也被雪花打湿。

“权健注定要倒的,再过半年可能就没有权健产品在销售了。”王楠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虽然生意受到很大影响,但手上仍有很多老客户信任权健产品,到处找产品,行业没有问题,他不收传销下线,但可以固定找他拿货。

天津市武清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一位工作人员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不清楚这些微商的推销是否与权健有直接联系,“如果消费者发现有虚假宣传或传销的情况,可向当地的市场监管部门进行举报”。

很多微商在推销保健食品甚至普通食品时,夸大其预防、治疗疾病的效果,涉嫌虚假宣传。根据2019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这些通过曾经游走在“灰色地带”的微商,如今也被纳入了监管。

但相比公开张贴的广告或线下集会交易活动,朋友圈广告的隐蔽性,确实给市场监管部门的监管工作造成难度,更难查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官方立场;对于本站的原创文章,转载时请标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