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桂英:流水的行业变化,铁打的外企女高管

见微评论2020-01-22 12:26  编辑:许三多

邓桂英:流水的行业变化,铁打的外企女高管

邓桂英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是个“不走运”的人。

那是发生在自己从兰蔻离职以后,她坐了13个小时的绿皮火车,再转大巴,来到位于祖国西南位置上的一个小县城里,在绕过一圈又一圈的山路后,几乎整车的人都面如菜色、狂吐不止。

从凡出行必飞机高铁住五星级酒店,到长途跋涉后最好的居住环境不过是一个小宾馆,她无法用语言形容这种落差感。

本来就是由于频繁出差而选择从兰蔻离职的她,殊不知自己在换了一份工作后,反而进了一个更大的“坑”,“面试的时候说好一个月出差不超过7天的”,回想起过去,她依然有些忿忿,“老板都爱画饼”,不过她倒也没有一味抱怨,“不是公司抠门不给坐飞机,是没有飞机可坐”。

从前的邓桂英是一个典型的空中飞人,曾在1个月里起飞22次——作为前兰蔻培训经理,她经常需要前往各大城市给员工做相关培训。但这一回,从她加入韩后后,尽管仍然在培训总监的位置上,但体验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当时的韩后作为初生的国产品牌,急需打开市场,而走的路线正好是“农村包围城市”,这也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与一线城市不一样的是,她前往小县城,既不会说当地的方言,那里的人说的普通话也半斤八两,基本上属于沟通全靠手语、眼神和猜的境地。

“发现和自己设想中不一样,为什么不离开呢?”

“离开不就摆明了说我不行?我后来想通了,无论是什么工作,只要能够帮助到其他人,初心不变,就不必计较如何到达”。

在短短的几十分钟采访里,初心是邓桂英一直在提的词。

事业or家庭,出现在许多文学、影视作品里,他们对职场女性与全职妈妈的故事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表达,故事未必全都真实发生过,却依然能戳中人心。邓桂英自觉工作与家庭都是自己内心所爱,她努力在寻找一个平衡点。

“当时走出医院,我就哭了。”邓桂英说的是当时在任兰蔻培训经理期间发生的事情,孩子因肺炎住院,她却因为一个很重要的会议不得不离开。

自那以后,她便开始反思自己,当热爱的和亲爱的发生碰撞,该如何决策。

她有一种天然的乐观,也有当认识到某种必然规律后的平静接受,最终她选择了从兰蔻离职,来弥补孩子曾缺少的陪伴和呵护。

但她与大多数人一样,时常在夏天想念冬天,在冬天又渴望暖意。全职妈妈的日子刚过15天,她就有些待不住了,这种感觉在孩子睡觉后愈发明显。

许多全职妈妈都有类似的体验,当自己空下来想找几个小姐妹聊天、出来玩的时候发现,他们都在上班。这时候仿佛热闹都是别人的,而自己什么都没有。

邓桂英:流水的行业变化,铁打的外企女高管

鉴于此前她在行业里的有口皆碑,在机缘巧合下,她认识了韩后创始人王国安,对方正好需要一位培训负责人,于是她便自然而然地加入了韩后。

她自认为自己是一个适应能力特别强的人,其中6年的外企生涯功不可没。也正因为如此,从兰蔻到韩后的各种落差,她一一照单全收,在说服自己的同时,也帮助韩后这样一个四五线品牌打开了下沉市场。

自此,一切仿佛按下了快进键。

2014年微商开始蓬勃发展,人货场的观念也发生了更新,面对世界的改变,她也在不停地随着世界的变化而变化。

韩后开创了微商板块交给她负责,后来又由于业务布局的原因进行了调整。但在那以后,她开始成立了自己的代运营公司,即在体制外,帮助像韩后、阿芙精油这样的品牌进行跨界运作。

邓桂英:流水的行业变化,铁打的外企女高管

从2011年到2018年,她的工作都围绕着品牌展开。

有一天,当时的韩后总裁肖荣燊找到她,原本就合作了很多年的俩人一拍即合,打算开始做一个平台,这才有了团爆品的出生。

邓桂英越来越相信自己的人生和因缘际遇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从她走上培训岗位,从兰蔻到韩后,又从韩后到团爆品,她一直觉得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在推着自己前进。而这双手,正是她一直以来立志于帮助他人成长的初心。

邓桂英倒也不是一开始就有坚定不移的初心和志向远大的梦想。

最开始她也不过是在家人安排下打算平稳度过余生的一个小姑娘,求学生涯再平淡不过。

说到求学途中最特殊的经历,得反复问几次,她才语焉不详地解释道,作为一个汉语言文学师范专业的学生,曾参加朗诵比赛,成为一匹黑马赢了。

但平时过于平平无奇的她,并没有凭借这一次的胜利就走上了“奋发图强”“突然觉醒”的道路。

反而还在师范大学毕业后,拿着教鞭走上了讲台。直到实习了几个月以后突然想到,从自己有意识开始,十几年的时间里都在这个圈子里,似乎应该跳出来看一看。

她从前是一个很容易被说服的人,这时说不出哪里来的坚持让她果断做了决定,并去了一家快销品公司做了最底层的业务员。

基于工作需要,需要对产品多相关培训、学习,在她成长为华南区销售负责人以后,她逐渐意识到,自己最感兴趣的是这份寓教于乐的工作,用自己的经验和体验来感染别人。

邓桂英:流水的行业变化,铁打的外企女高管

此时恰逢兰蔻在招聘一个培训老师,她立刻放下自己的工作,向公司申请调任,又从0开始打拼。

纵观邓桂英的这些年,她似乎一直都不害怕从头开始。

最开始和肖荣燊将团爆品规划成服务型技术开发公司,期望通过打造一款工具来帮助别人把工作做好,最后又将团爆品定位为社群团购。

尽管模式发生了改变,但她始终坚持的都是“希望别人更好,成就别人的同时顺便成就自己”。

在团爆品初期碰壁的时候,曾有人劝过她,原本有着自在的工作和稳定的收入,为何要重新投入一件新的事物甚至还在不停推翻自己?

一边是新事物如冰天雪地般的凛冽,一边是熟悉的领域里的火热赞誉,她却早已不管不顾这些声音。在冰与火之间的她,平静得像一杯白开水。

但社群团购这条赛道上的人何其多,团爆品遇到的挑战也并非是一两件。

“我们经历了很多阵痛,有时候刚开始跑觉得行得通的时候马上又要变一个法子来走。”邓桂英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每次做的第一件事不是苛责什么,而是和相关人员严密复盘整个过程,她要知道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在最开始的一年里,最大的挑战就是不确定性。

尽管有着十几年的工作经历,但邓桂英没有经历过互联网如此迅速的变化,从前无论是线下、电商或社交电商,万变不离其宗都是卖产品,但她想打造的团爆品并非是一个卖货的平台,而是搭建一个让中小B端与C端能实现网状交互的平台。

邓桂英:流水的行业变化,铁打的外企女高管

她后来察觉到,在社群团购这条赛道上的人何其多,但看似多,实际上却缺乏系统性的运营,如供应链、技术、组织、资本需要全链路去打通,而这个缺口正好是团爆品的突破口。

她举了一个例子,现在市场上许多社群团购的逻辑都是找一个便宜的货,卖给整个社群的人,但她认为特卖只是社群团购中一块很小的内容,未来的社群团购应当只是将这种模式作为转化的工具,最终形成千团千品,建立不同社群不同标签不同性质,通过大数据智能推荐最终实现成交。

在经历几个月的摸索后,她果断改变了团爆品的模式,她将其称为“守得云开见月明”。

“我们想做的并不是我收掉你让你成为我的代理,而是希望能够成为联盟,以合作方的方式加入,将我们的能力赋予你。”邓桂英表示,在团爆品商业模式的构建和经营上,一直遵循利他的理念。

邓桂英:流水的行业变化,铁打的外企女高管

她认真享受着社群团购这个新兴行业所带给她的一切,有时候在进行小程序、APP更新迭代的时候,见证各种新内容的诞生,都让她觉得触动。

而团爆品在短短4个月里,就实现了GMV的十多倍增长,更坚定了邓桂英前进的脚步。这种成绩让她虽不敢自称目前行业第一,但也有足够的底气——基于大数据,打通全链路,完整的VI设计,每一个细节都在显现,这是一群专业的人在做专业的事情。

不久前她因为反复变革,并没有什么心思去留意沿路的风景。但她始终明白,不管是哪一条路,都不好走,一旦有行差踏错的地方都有可能要摔一跤,重则粉身碎骨,轻则满身尘埃。

唯有专注脚下的路,才能越走越远。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官方立场;转载的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对于本站的原创文章,转载时请标明来源。